我想用我盲人的眼睛去绘出这世间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歌与文 (F篇 4~6)

F篇1~3地址http://alohayzhizhi.lofter.com/post/1e9be75b_10d6c2ea

4

  自从亚瑟看过我的歌单以后,每天中午我们都塞着同一耳机。没过多久,他的父母不知为何给了他手机。

  我看到他的歌单里全是我的歌。

  我沾沾自喜,你看,我对他影响巨大嘞。

  他似乎跟弗朗索瓦丝闹僵了,现在两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谁都不管谁。亚瑟他在第四组的闺密王耀跟第四组的艾米莉恋爱了,所以中午不再同亚瑟一起吃饭,他渐渐开始形单影只。我有时回来得早,和安东基尔勾肩搭背笑容满面,就看到班级亚瑟一个人坐在位子上,沉默着,拿刀叉慢慢割下一块又一块肉,割一块就慢慢放到嘴里一块。灰色的窗帘,空荡荡的班级,凄凉之景顿生。然而看到这些我心中居然生出一种罪恶的快感,因为亚瑟身边能真正和他欢畅交谈的人,只有我了。我想,这大约是所谓朋友间奇怪的占有欲吧?

  然而亚瑟自己似乎并不觉得很寂寞,一副悠哉悠哉的隐士姿态,吃完饭看二十分钟书,看完书休息一会和我一起一边听歌一边做作业,做完作业就趴桌上睡半个小时,睡起来就陪我打游戏或者看视频又或者听我收的新歌——总之生活井井有条,他似乎也乐在其中。我挺佩服他的,他是的确身处孤独却不觉察自己身处孤独的一个人。

5

  我们班周三下午上完体育课,就是数学课。这天课前我渴得发慌,又没时间再去倒水,喊了声“水借我谢谢”就抓过亚瑟的水杯就咕噜噜倒进嘴里去。灌了几大口,我心满意足地呼出满胸腔的二氧化碳,把水还给亚瑟:“谢谢啦亚瑟媳妇!”不曾想手一抖,把水全倒在了他身上。

  亚瑟的脸红了起来。

  这下要完。我心想。他绝对要骂死我。

  “抱歉抱歉”我连忙把自己一直备着的备用薄大衣套到他身上“衣服给你,空调冷着呢别着凉了。”说着我又嘿嘿傻笑了一声,企图平复他的怒气。

  大约是我的行动起了效果,亚瑟看了我一眼,把头转回自己的衣服上,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不过上课铃声“叮铃铃”地及时响起,打断了他尚未出口的话。

  那节课教求根公式,我听得昏昏欲睡,干脆屏蔽了从讲台传来的一切讯息,趴下,打算睡一觉。然而或许因为桌子硬梆梆冷冰冰的,又或许是因为刚刚上完体育课肾上腺素还没有回复正常指标,我半天没能进入梦乡,索性睁开眼睛,观察我的同桌。

  他听课是要戴眼镜的,但他做笔记却不能戴眼镜——那样看着不舒服;所以他干脆把眼镜腿摘下来,用两只白皙的手指捏着镜框轻轻架在眼睛前方。他现在正是以这样的姿态伸长脖子盯着ppt,从额头到鼻梁再到下颚在到脖颈,勾勒出美妙的曲线。真好看啊,我想。

  接下来是上身,亚瑟的上身披着我的外衣,但没有拉上拉链,又因为被泼了水,所以胸前风光展露无疑,红色的两点若隐若现,腹部的衣服贴在身上,接近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马甲线的纹理——流畅而结实的肌理感。我咽了一下口水,把视线继续下移。

  亚瑟今天穿了黑色短式校裤,露出白皙的长腿。那颜色白中带红,干净清爽,和我一腿毛糙截然不同。

  我那天大约是脑子抽了,看着看着竟然神差鬼使地把自己的手伸向了亚瑟的腿,从膝盖附近的大腿部分轻轻抚摸向他的大腿内侧,轻轻蹭了几下。

  亚瑟浑身一颤,双腿突然合拢夹住我的手,身子微微躬起,满面潮红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你干什么?!弗朗西斯你是变态吗!”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手拉出来,朝他笑:“开玩笑嘛,开玩笑嘛!”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了。

  “你们都开这种玩笑吗!?真差劲!”亚瑟闷闷地把头转向黑板,不再理我了。我灰头土脸地重新趴下,心里想着的却是:亚瑟刚刚那样实在太可爱了好吗?下次再来!变态就变态管他呢!反正我跟女孩子们约会的时候也不少次被称作变态了。

  不知不觉课又上了一半,我的手又神不知鬼不觉伸到亚瑟腿上,这次直接伸到了大腿根部,我隔着薄薄的衣服几乎能感受到那光滑的皮肤。

  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亚瑟的脸又一次发红,这次他蜷曲身子的弧度更大了,他很快就把我的手直接按住,抽出,扔过来。

  他有点复杂地看着我,嘴唇颤了颤:“喂,你怎么天天都这样?你对谁都这样?”

  我本想说,没有,我就这么对过你,其他人都是嘴上说说,最多拥抱而已。

  然而话到了嘴边转了转又被我吞了下去——我要以什么角度告诉他这句话呢?我。。说不出来。。。

  自从这一天开始,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火车一偏离轨道就是十万八千米远,我那时不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友谊关系了。

6

  后来亚瑟被我摸到纹丝不动,我怎么撩都没作用,反而会偶尔来撩我,不过他那手法僵硬得很,一看就是没经验的青涩小伙子。

  而且亚瑟越来越喜欢钻我怀里,一有空就往我这边瘫,要是我不让他就炸毛,要是我让他就钻到我怀里继续炸毛,我委屈得要命还要给他顺毛。

  有一天亚瑟又瘫在我腿上,安东跟基尔从前面转头过来,四个人一起谈天说地。

  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安东突然说:“班长你越来越依赖弗朗西斯了啊!”

  亚瑟脸正埋在我身上,听了这话嘟嘟囔囔言辞不清地说:“唔。。。谁依赖这臭胡子了!他依赖我还差不多!”

  睁眼说瞎话。我心想。

  “班长啊做人要厚道。你看你去哪都要叫上弗朗西斯,天天没事往他身上粘,还不依赖?”亚瑟的好闺蜜王耀同志正好路过,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

  姜还是老的辣啊,不愧是谈过恋爱的王耀同志。我一边朝王耀打招呼,一边腹诽。

  亚瑟倒是不再否认了,干脆趴在我身上不起来,露出的耳朵已经红得跟蒸虾一样了。

  

6

  亚瑟有很多爱好。

  他喜欢画画,总是在上课不耐烦的时候摸鱼,一有满意的画就兴奋地拿给我看,眼睛里满是星星,脸颊旁边都上了一层飞红。

  他一般会期待地看我一会,我若是微笑着点点头,他就转过头去自己满意地继续看画;我若是没有点头,他就会加上一句:“好看吗好看吗?”

  我这时候就笑:“看什么画,画有你好看?”

  亚瑟总是不知道怎么反驳我,只是一个劲儿脸红。“变态。”

 不过亚瑟最喜欢的还是写东西。

  他天天拿着那手帐写写写,据他的老友王耀的话来看,估计是进行小说创作。

  至于写得如何。。。别的不说,至少在我们班亚瑟的语文成绩是最好的,有的时候写的作文实在惊为天人,所以我想,他的文笔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即使他写了什么其他人使劲夸奖的东西,我也没有很在意,不像其他人一样激动。为此他抱怨过我不少次。

  后来他写了一篇惊为天人的文章,我在意到极点,他却,不在意我怎么看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