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s
基于理性、挑战、不安和怀疑的理解之道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歌与文

8

  “你中午去哪儿吃饭。”我对亚瑟说。

  大概是今天是期末考试的原因,今天中午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不约而同地被父母接回了家休息。

  “我打算去吃水煮鱼片,怎么?”亚瑟抬头斜斜瞟了我一眼,转眼又俯下身去看书。

  “安东尼奥那两没良心的回家了,抛我一个人在这里煎熬。我中午想跟你一起去吃,行吧?”我乐呵呵笑,心里琢磨着要是亚瑟不答应我要上哪里吃饭,要买多少流量度过这一个难熬的中午。

 出乎意料的是,亚瑟头都没从书堆里抬起来一次,就“好啊”了一声。

  我瞪了瞪眼:“雾草眉毛你转性啦,答应得这么利索?不傲娇啦?”

  亚瑟估计是题没思考完,呆了一会儿才停笔,抬头按了按眉心不是很有耐性地说:“我这是有同学爱。你以为我跟玛丽苏小说的女主角一样吗?”

  “不错嘛?你很有自觉?”我被亚瑟的话闪了一下舌头,于是很幼稚地顶了回去。

  亚瑟放下笔,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乐了:“死胡子,我觉得再跟你做同桌我下次考试要考全年段倒数。”

  “因为哥哥我的美貌使你无法上课专心致志吗?”我也乐了,一边看着他整理书包一边说道。

  “因为你不要脸的程度晃瞎了我的眼,走,去吃饭!”亚瑟收好了书包,把钱包一挥,很有都柏林梅瑞恩广场上那座王尔德肖像的气质。

————————————————                     ——————

  正午的太阳毒辣地照耀着整个校区,蝉鸣和嘈杂声构成了这个时节的最优元素,行人都纷纷感谢着树叶用他们娇弱的身躯为自己投下绿荫——果然是夏天。

  我缓步走着,亚瑟在前面拉着我的手走,明明是他拽着我,看起来却好像是我拽着他一样。不过亚瑟倒是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很愉悦地哼着歌,看着澄亮的蓝空和天空边缘砖红色的房顶,整个人跟要往上飞了似的。

  就更到这里,之后的估计要下周末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