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s
基于理性、挑战、不安和怀疑的理解之道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blessing

  今天是平安夜。

  亚瑟在街头走着,每家每户的灯火都明晃晃地摇动着,照亮这座不夜城。从他视角所不及的地方伸来一根根彩带,小灯点缀在彩带上,在他头顶上喜悦地交错着,给灯火添了缤纷斑斓。一群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从面包店里钻出,手里捧着老板免费赠送的,烤得金灿灿的长条面包,脸上洋溢着快活的笑。每一个人在经过旧街区时都对陌生人微笑着点头,热烘烘的香气从有着正宗旧街区咖啡的白墙房屋里传来,笼罩住整个街区。十字路口处的圣诞树顶上那颗大星星格外温暖。

  亚瑟走进有着白墙的那家咖啡屋,穿着深绿色围裙的老板娘伊丽莎白正在与一个意大利小姑娘笑着攀谈,一看见他,她便朝那位意大利小姐有些歉意地笑了笑,转身进了吧台,片刻后便给亚瑟端来了一杯冒着白气的热咖啡:“Merry Christmas!”她笑盈盈地对面前这位绅士说。

  “Merry Christmas!”亚瑟轻轻拥抱她一下以示问候,对于这位老朋友,他拿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伊丽莎白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杯子轻轻擦拭起来,嘴角勾着调侃亚瑟:“我们的大忙人怎么有空来寒舍了?今年不加班了?”

  亚瑟嘴角一僵,伊丽莎白戳到了他的痛处——他去年平安夜便加班加到很迟,并不是他们公司不放假,而是……他跟他恋人在去年圣诞节前那天分手了,亚瑟由于不想被伊丽莎白等人看出他悲伤过度而没有来参加他们年年惯有的party。

  他蹙起他那毛毛虫似的眉毛,翻了个白眼道:“别提烂谷子的事儿了,这是我一辈子的耻辱……但是我认为追根究底这还是那个臭胡子的错,毕竟他给谁不群发祝福好,偏偏要给我群发。”

  伊丽莎白哑然失笑——亚瑟去年之所以跟他的恋人弗朗西斯分手,仅仅是因为——弗朗西斯给他的祝福是那种群发的看起来就特别不走心的样式:亲爱的,即使我希望……我也要祝福你……(以下省略50字)

  不过亚瑟也就是一时生气,回想起来自己也为自己的幼稚羞红了脸。于是当次日早晨弗朗西斯抱着鲜红的玫瑰在他单位楼下喊:“Je t'aime!"时,亚瑟愉快地原谅了他。

  “叮咚!”特别提示音响起,亚瑟对伊丽莎白点点头,掏出了手机,点开“臭胡子”那一栏,消息跳了出来:

  “亲爱的,我祝你……(以下省略50字)圣诞快乐!”

  ……

  ……

  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默,亚瑟那一瞬间心想,为什么王耀要把群发的功能普及开来呢,这对于人们之间的友谊是多么大的一种损害啊!

  最终,伊丽莎白打破了这死水般的沉默,她看着亚瑟那呆滞的目光,感觉到了他破碎的内心,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亚瑟,说不定这里边有什么误会呢?”

  亚瑟呆呆地转过头看向她:“你们上次没有提醒他不要再群发了吗?”

  伊丽莎白:……不好意思,我们好像真的没有。

  于是气氛又陷入了沉默,两个人一个站着站成了雕塑,一个坐着坐成了雕塑。

  弗朗西斯进入咖啡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等待戈多般的画面。

  他察觉到了有些微妙的气氛,但是还是热情地上去给了他们俩一个大大的拥抱,再把亚瑟抱到自己怀里,用金色柔软的卷发蹭着爱人的脸颊:“亚瑟,圣诞快乐。”

  亚瑟转过头。

  然后朝弗朗西斯的脸颊狠狠嗑了下去。

  “oche!小亚瑟你做什么!哥哥我要毁容了!”弗朗西斯跳了起来

  “你!为什么!给我群发!圣诞祝福!”亚瑟两只眼睛如果可以喷火,那么那火一定足以烤熟躺在伊丽莎白厨房里的那只未煮的鸡。

  弗朗西斯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他:“什么群发祝福!”

  亚瑟的眉毛已经开始跳舞了:“你自己清楚!”他试图从爱人的怀里窜出来,却被狠狠地按了回去。

  伊丽莎白嫌弃地皱起了脸,吹了声口哨,就去厨房准备去了,将这里留给亚瑟跟弗朗西斯做二人世界。

  弗朗西斯不装了,打开手机,将聊天页面摆在亚瑟快要喷火的眼前:“侬,小亚瑟自己看看,哥哥哪有给你群发?”

  亚瑟花了几秒钟暂时平息掉了心中大骂fxxk的冲动,定睛看了看屏幕:“屏幕上,一排整整齐齐的圣诞快乐,只有最顶部,显示着一个“小亚瑟”的置顶,长长的消息无法完全显示出来,只显示出了一句:“……我爱你。圣诞快乐!”

  亚瑟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他本能地把头往旁边移,妄图不继续看屏幕,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阻挡住。弗朗西斯点开了他和亚瑟的聊天板块,把头继续靠在亚瑟耳边,轻轻地吐气:“你看,我哪里有给你群发呢?嗯?要不要我给你再念一次?亲爱的,我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万事顺心。如果你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也没有关系,我了解你,不要硬撑了,来哥哥的怀里吧,哥哥我很乐意看见亚瑟偶尔放松放松,因为我爱你。圣诞快乐!”

  亚瑟这才意识到弗朗西斯对他说了什么样的祝福,这完完全全就是情话吧!是的吧!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冲,脸像是刚刚煮好的虾饺一样,他把头朝弗朗西斯怀里缩,支支吾吾道:“那你,好好说不就好了嘛,干嘛要故意弄成这种群发体啊!混蛋!”

  他的爱人在他耳边缓缓笑了:“因为你现在的模样就是我最好的新年礼物了啊.”


Fin.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