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s
基于理性、挑战、不安和怀疑的理解之道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野望

  亚蒂的信:http://1412241404.lofter.com/post/1d3943b2_124bd0fb

  你说你是无根的树,那么我是有根的花。

  我的本性并不高洁,几度跌入尘埃。

  但我一定会选择一块有你的高地土壤,扎根,野望。

  亚蒂:

  嘿,我正在医院里给你写信呢。

  老实说消毒水的味道真令人反胃,空气中四溢的都是死亡的气息,我时常不敢睡觉,生怕一睡着就跌入底下的太平间。

  我知道你不会怜惜我的,亚蒂,你是个那么理性的人。你那么不适合做一个恋人,除了我有谁能忍受你不跟恋人共用水杯?有谁能忍受你在凌晨五点钟准时起床坐在书桌前,让昏黄的灯光打破梦游的快乐?

  如果有一天你起床的时候钟表没有走在那个整点的位置上,那么一定是钟表的问题,因为你准得就像楼下亚裔养的每天到点回家吃饭的橘猫。

  你跟女王一样高傲,这点我在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就很清楚。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们去实践做塑模的时候,我看着那堆黑不溜秋的泥土和沙子束手无策,你却把袖子一撸,露出纤细的手腕和令人怜惜的青色的血管,用蔑视的眼神瞧了我一眼,然后俯身就开始干活。我知道你的力并不大,然而在没有累到虚脱之前你总会用尽全力,并且忽略周围所有事物。你如同一个水球,独自在内部冒着晶莹的气泡,周围的一切都与你无关,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美得令人心生向往。啊,你记得我给你看过的那位琉璃艺术家的作品吗,你就像那些艺术品一样——哦,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喜欢这个比喻的,毕竟你那样希望自己坚强。可你也说了,你是无根的树,从心理学的角度考虑,这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象征。

  这让我想起你学生时代的唯二劣迹——烟酒。作为一个名列前茅的学生,你似乎早早迈入成熟的世界,在我们高谈阔论艺术与美的时候,你却躲在不知名的小角落里吞云吐雾。问你为什么,你笑着皱眉,说,不觉得这像是被包围到仙境里去了么?你的笑脸在夕阳中染上光晕,我现在还能提笔描摹出来。

  亚蒂,你也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喜欢的音乐没有规律可言,什么都有,混乱如第一次化妆的少女。你整个人也像你的音乐喜好一样,是个混杂体,我时常觉得你的心率跟我在一起共鸣,就像夕阳下的那副光景,或是专注的神情,可我又时常记起你那轻蔑的眼神,愤怒时越发冷淡的脸和嘲讽的语调,你像个磁场,就要把我分割成两半。我从来自信,可我不知道怎么做了,我不愿意放弃我的本性,我游荡或蜗居或是写我的文字,因为那是我作为生命存在的理由,我因他们所以存在。

  但我爱你。

  我时常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会那样经常吵架,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你时常对我说我不懂得责任,我不懂,我是不懂。

  我不可能给你什么答案的,因为我深陷其中。我想逃开,我意识到你也想逃开。

  但我爱你。
  所以我想,我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我假装离开,却追寻你的脚步声跟在不远的地方,抬头野望。

  每当我看到你从你那灰色的,窄窄的门里出来,我就倚靠在窗上默默地抽烟。你的目光急促向前,永远不会注意到上方是璀璨阳光还是烟雾缭绕,所以我可以放心地看你。

  我珍惜这样的时光,但我没想到会被癌病毒逼迫到这里来,对了,就是这张白色的床上,和死神招手。我时常痛苦得想要死掉,那样我就可以和一切说再见。

  但我爱你。

  我希望我还能去那灰色的门前看你,或者是给你在门口放一捧花,看你纳闷地捡起它。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死去,所以我绝不会给你回信。这是责任,你要知道。

  如果我没有死,我将继续野望。

end.
 
@缄默_
臭不要脸地写了回信,望勿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