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要成长的嘛,所以怎么可能不受伤呢

马拉车夫吱枝

© 马拉车夫吱枝 | Powered by LOFTER

【舟渡】我愿意化身孤岛的蓝鲸

无论是人是鲸,我都想尽我所能,保护你。

  一只鲸从梦中醒来。

  在梦中,他变成了一个人类,从小小的孩子成长成大人。他有黑色的,柔软的头发,有瘦削的身体。

  他有一个疯子一般都父亲,在漆黑如黑夜的地下室里,他看不见一丝光明。他感到欲裂的疼痛,他浑身颤抖,然而目力所及的地方除了一双红色兴奋的眼眸,什么都没有,他瑟缩着,却使那双眼睛温度骤降,变得邪恶而可怖。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变得开始残暴,每当幼小的生命在他手下他就想要碾碎,让鲜红的血管崩裂,让粘稠的液体四溅在他身上。他变得让他自己都害怕。

  他害怕地去寻找答案,终于知道自己这样,是有心理问题的,他去看心理医生,却从来不敢朝那些医生敞开心扉。

  最终他只能用伤害自己来避免自己伤害他人。

  直到他遇见骆闻舟。

  男人跟他一开始属于调查者与被调查者关系,再后来成为情敌,再后来,不知为什么那两张一摆在一起就臭的不行的脸逐渐变了味道。

  也许是因为他那在曾经的自己看来一点儿不像个警局头头的面孔下的细心,也许是因为他的信任和国界,也许,是因为那人身上他体会到的前所未有的温度。

  七年的光阴如同梦境缓缓走过,从未明显过感情细水长流地一日赛一日,终于击破冰川,一时间积雪融化,百花盛开。

  直到这次任务,一声枪响,梦倏然醒来,他竟然一时分不清他是人还是鲸。

  巨大的影子在深蓝的海中缓慢而忧伤地摆尾游弋,温柔而宏大的沉鸣拖着长长的尾音在海面上空不断响澈,四周无物。

  突然,鲸看到了一个人影在水面漂浮,他慌忙游上去。太眼熟了,这个影子,在梦中他曾经描摹过百遍千遍。

  骆闻舟。

  他轻轻地鸣着,心中用人类的汉语虔诚地读出这三个字。

  他将他拖在身上,开始游,他不知道哪里是岸,但他还是游。也许鲸不再是人类,可他仅存的一点智商也只能拿来爱他。

  他游了好久好久,暖洋从他身边拂过,他失去意识,思绪陷入黑暗……

——————————————————————

  费渡从梦中醒来,翻了个白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骆大队长。

  丫的就说我怎么会梦见自己变成鲸鱼还驮着个人,我梦中怎么那么蠢,早知道就把这厮丢了,沉到深海里,省的整天为祸人间。

  洛大队长在睡梦中不以为意地拱了拱鼻子,朝阳从窗子里洒下来,给他的脸加了层模糊的光晕,锐气尽消,显得很温柔。

费渡看着看着,眼神就软下来了。

  也罢,不跟这流氓计较。

  春日阳光正好,适合君王不早朝。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