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上帝,让我用生命去学会真诚吧。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SAVE【Dover】

*练笔预警

     今年伦敦的二月冷得惊人,路上行人打着伞,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还是挡不住小雨侵入骨髓的凉意。我虽然呆在家里,身上披着厚厚的睡袍,手脚依然冻得发麻。直觉告诉我应该起来活动活动,可是身体的慵懒波浪般搬到袭来,这直接导致我在沙发上从中午1点瘫到了下午三点。
     “弗朗西斯,”
     “嗯?”
    “起来吧,要工作了“
      “嗯。”
    但是我并没能爬起来,身体里的细胞全部木住了。
     “弗朗”绿眼睛的男人围着法兰绒的围巾盯着我。
     “亚瑟,我也想起来。”但我很累,无名的疲倦拍打着我,好像是冰冷的海水拍击一块岩石,那块岩石已经非常痛苦却因为自身的特性被迫接受着一切。
     我突然想到,要是我每天都这样过下去,总有一天连灵魂都保有不下去,上帝,我会下地狱的。
     亚瑟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塞了一瓶东西给我。
     一瓶酒。
     给我一瓶酒做什么?
     “会暖和一点,笨蛋”他有些气愤地说,两只眼睛里蒙上一层薄薄的星星,有些发亮。
      我喝掉了酒,没什么味道,但是非常暖和,身体一下子变得热起来了。
      突然我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托起--是亚瑟啊,他在把我托起来呢。亏得他那小身板,要拖一块岩石到椅子边上也是辛苦他了。
      酒精在我身体里继续作用着,我仿佛看到波澜壮阔的蔚蓝大海边,巨大的岩石被搬到暖洋洋的沙滩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