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我盲人的眼睛去绘出这世间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国王与臣子【Dover】

*极短练笔

  他向我伸出手,手里一卷报纸,不知是不是希望我肯用一个铜币去交换它。
  他的手,我该怎样描述?
  手指生着厚厚的茧,手背上伤痕累累;但手形却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洁干净。
  不用看脸或是其他地方,单这一双手,我便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贵族,落魄的贵族。
  他究竟如何落得这个地步?
  这可怜的人呐,一不小心就陷入宫廷错杂的关系网,从此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他的故事被哪个多情的剧作家听见了,大约又是一部在伦敦街头被捧的沸沸扬扬的歌剧吧
  ————国王与臣子的爱情故事。
  也许那时,他只能显出极为悲怆的神色,对着茫茫白雪逝去,没有人会知道,那部歌剧的主人公是他。
  而我能做的,只是带着毫无用处的面具,淡漠地递给他一个银币,最后看一眼他紫鸢尾般的眼睛,转身离去。
  毕竟谁说国王不在网中?我不过位于网的中心,太过危险而无人愿意触及。
  然而一旦有人不怕那些危险,奋不顾身而来,我便只能深陷网中,再无法逃脱了。
  身后传来一声意料之中的枪响,冰冷的子弹似乎在向我诉说持枪者的悲伤与愤恨。
  但不管怎么样,当子弹从我心脏中穿透而过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莫大的安慰———终于,解脱了啊。
  我微微勾起嘴角,安静等待死神降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