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让我沉迷蓝色大门一段时间吧!它太好了!

阿万太太今天更新了吗?

© 阿万太太今天更新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

【野渡无人舟自横|09h】ERROR

夸爆QAQ

榭寄生虫:

*《默读》×《底特律:成为人类》


*只借用了部分设定世界观,可以独立阅读


*警官舟×仿生人侧写员渡,OOC


*高虐,细思虐,虐到变形


*务必点击BGM可获得最佳食用体验:死在旋转公寓-Glove Curve


*读者自我负责的作品




 @也 







1.1追捕




2038年,我们的目标是,真实。




异常仿生人费渡逃脱第19个小时


乌云压下来了,在燕城的上空隆隆回响,中心厚,四周薄,滚动着向远而更远处延伸。一开始稀疏的雨滴,转瞬间就变成银灰色连成线的瓢泼大雨,使整个燕城都反射出冷冷的金属光芒。


“不可能抓到他的,老骆。费渡的演算能力太强了,他太了解我们的行为模式了,所有的搜寻方式都会被他预测出来。”


骆闻舟充耳不闻似的开着车。


“尤其是你,”陶然忍无可忍,“你是费渡最了解的人,你在想什么他根本不需要猜!”


“对,他是不需要猜。”骆闻舟反唇相讥,“丫一仿生人,有‘猜’这个功能吗?”


“骆闻舟!”






2.1 费渡




“搞什么幺蛾子?仿生人不是禁着呢吗?”


“这是上面特批的,只有四个超一线城市的市局是试点单位。国产型号,拥有最先进的算法,搭载心理学模块,侦查能力与反侦察能力一流。超强的演算能力使他的结论近乎于‘预言’。——知道这是什么吗?”特派员像压低声音一样压低身子,“这玩意儿是能预测和侦察到一切犯罪的神。”


“神啊……”骆闻舟往特派员鼻子跟前凑凑,“老兄,我是不是还得给他弄个香案供着?”


“嘘。”特派员将一份内部参阅的红头文件压上骆闻舟办公桌。“他有深度学习能力,最高的人工智能。能够完美的混入人群,侦察到一切他想知道的。——没有人会知道他是仿生人。当然,这也需要您的配合。”在红头文件之下露出一个边角,是保密协定。


那仿生人静静站在特派员身后,黑色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看着骆闻舟。嘴角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他没有和美国那些仿生人一样穿着统一的仿生人制服,也没有额角的LED灯,而是穿着得体的西服,乍看之下和人类毫无区别。


这种毫无区别却令骆闻舟胆寒。


“话,我以前说得也很明白了,这协议我要是不签呢?”


特派员讳莫如深,只把那张盖着”内部“二字红章的文件往骆闻舟手边推了推。锋利的纸缘划过骆闻舟手背,他古怪的扯了扯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好了,”特派员微微侧身,使仿生人完整地暴露在骆闻舟眼前,“给他一个身份吧,他是你的助手了。你想叫他什么?”


“……费渡。”


“爱国者1000,你的名字叫费渡。”


“您好,我的名字叫费渡。”被赋予名字的瞬间,费渡突然活了过来,他转转眼珠,疑惑地歪头看了一眼骆闻舟,没有像别的仿生人一样先报出一串天气或是交通状况,而是,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他的皮鞋在地砖上敲了两声响,停在骆闻舟的一步之遥。


他向骆闻舟伸出手。


“骆局您好,很荣幸将与您共事,我是费渡。”


费渡的手带着暖意,恒温33℃左右,不是硅胶,是更接近真实的仿真生物组件,和真实的皮肤一般柔软而富有弹性,甚至连多数人中指上会有的那个握笔形成的茧子都精细的还原了。


“他……真的是仿生人吗?”


“真实是必须的。一切都要真实。”特派员答道,“骆局,回见。”






1.2 汽车旅馆




骆闻舟此时应该在高速公路上,那高速公路就在他的头顶——城市是分层结构的,燕城爆炸的人口使得这种发展成为必然选择。闸口会详细的登记每一个跨层人口,只有运输车辆来来回回。费渡混上一辆垃圾车来到下层。没有天空,天空是半透明的电子幕墙,雨点砸在上面,却总是落不下来,落下来的只有尘埃。


随着整个市局追捕他的人出动,需要纳入计算的东西开始变多,他确实熟悉刑侦队的行动模式,但不是市局每一个人他都熟悉,他需要从数据库中调取那个人之前的行动案例进行分析,推测出一个可能的行为模式。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有一个专属的档案库,他的一切行为都会被记录在案,只要有合理的算法,没有什么是不可知的,虽然麻了一些,但是对于费渡来说不在话下。就连人类的思维本身也只是一种算法,不是吗?


他找到一家汽车旅馆,计算显示这是一个安全度比较高的去处。这是一家极其老且破旧的宾馆——它甚至还在用无记名的房卡作为房门钥匙。女前台正在吃饭,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隔夜盒饭味道令人不快,更何况又经过微波炉这种食品毁灭机的二次加工,冒着一种诡异的香味。她木讷的掀了掀眼皮,丢出两张房卡,又埋头吃她的饭了。






2.2 咖啡




“脂肪、饱和脂肪酸、胆固醇、碳水化合物……”费渡捧着那个装着咖啡的一次性杯子,伸出舌尖猫似的舔了一口。 


“说人话。”


“糖少了,有股香油味儿。”


“不爱喝拉倒……你还能喝咖啡?”


“当然,这也是保持真实的一个方面……但我不需要通过摄入食物获得能量。我的舌尖有感官元件,理论上我能‘尝到’和你们一样的味道。”他手长脚长,市局的旧沙发装不下他似的,长长的腿从茶几下面叉出去交叠在一起。从办公室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他一眼,猜测或许是哪位大佬家的少爷,下放基层历练来了。


“对了,”他毫不避讳的拿起骆闻舟的杯子,就着他喝过的地方舔了一口,“如果有人给骆局下毒的话,我可以为您试毒。”


心率110,情绪呈红色,负面伴有一定程度的惊讶和紧张,总体正向。费渡觉得自己的攻略还算成功,他接受的指令之一是和这位鬼见愁的局长搞好关系,成为朋友。因为他的功能需求,情商数据设置为100%,他很会讨人欢喜。在几位女同事身上试水的“幽默”功能从未失手。


可是朋友是什么?


“刚刚那位特派员先生说,我可以跟您回家。”


“休想。我可不想带个摄像头回家……我猜你应该设置了信息保密的权限,我的权限是多少?”


“全部。”费渡笑道,“只要骆局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骆闻舟:“你真的和人类一模一样,连说谎这个方面也是。”


腹肌,在骆闻舟站起身来的时候费渡扫描到衣褶下坚实的腹肌。他应该有良好的运动习惯,并为自己的成果引以为豪,可以从这个角度获取他的好感。


于是他说,“骆局,有没有人说过,您的腹肌真的很性感?”


“少废话,去见见你的新同事们。”






1.3 检修




汽车旅馆的房间藏污纳垢,走廊尽头转角处的这件尤为逼仄,火柴盒子似的连扇窗户都没有。劣质的隔音墙从四面向费渡逼近过来,扩音器一般将隔壁的“战况”实时转播进费渡的听觉系统中。


人类的性爱是什么感觉呢?


他揭开衣服,心脏形状的core搏动着,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透着幽幽的光。他缓缓将手覆盖上那块巴掌大的皮肤,大脑比掌心更早探知到那枚坚硬的异物。现在他总算可以把那玩意儿拿出来了——那是一枚子弹。由于自我修复功能,蓝血的泄露已经停止,生物组件正在消耗能量再生,这让他觉得自己很虚弱。


“扑通,扑通”。但是core还在运行,人类受了重伤也是这样的感受吗?


他的自我检测系统一定也坏了,他明知自己的软体出现异常,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唯有一条是清楚的,他的任务失败了,但那些人不会停止,他不能回去接受销毁。


他想到被自己推到一边的骆闻舟,他摔了个可笑的跟头,警服蓝白斑驳,像是开满蓝血印成的花。费渡的指令从头到尾都没有保护骆闻舟这一条——毋宁说这和他所有的指令都冲突。但是当他在那个微凉的暮色中引着骆闻舟走向死亡时,身体却似乎打破了什么无形的障壁,硬是代替骆闻舟,把那具象化的死亡嵌进体内。






2.3 吉他




骆闻舟会弹吉他,是大学时代和陶然一起学的。陶然学吉他为了讨女神欢心,骆闻舟则纯粹是为了装逼。木吉他的声音圆润清脆,从“铁将军”的另一侧传来。


市局新来的侧写员小费罔顾领导指示,一路跟到了骆闻舟家门口。敲门的手指被舒缓的吉他拨弦声阻住了。带着人类灵魂的音乐,想必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也只有这个还未被仿生人入侵的国度能够听到。


那是一支舒缓而悲伤的曲子,三拍子带来的旋转感适合跳舞。费渡将“骆闻舟喜欢音乐。”这条新的待办写入记忆,信步在骆闻舟家门口踩起三拍子的舞步。这个位置已经能让他放出的声呐扫描过骆闻舟的全家,准确的找到坐在院子里的骆闻舟。反馈回来的图像只有一个人影,抱着个可怜兮兮的木吉他。费渡支起双手,一手扶肩,一手扶腰,好像从背后将骆闻舟和吉他一起搂住,又像是抱着一个小小的宇宙。


一二三,一二三。


“干嘛呢?”铁门“嘭”的一声打开。


费渡愣住,和装在门边上的访客摄像头面面相觑。骆闻舟又好气又好笑似的瞪着他,看来已经将他在房门口跳舞的行径尽收眼底。


费渡并不显得尴尬局促,风度翩翩的一弯腰:“我来邀请骆局跳舞。”


骆闻舟还是让他进来了。


一层是生活区,有个装满健身器材的地下室,还有一只叫骆一锅的老猫。


“你可以睡在……你需要睡觉吗?”骆闻舟一拍脑袋,才第一天,他就老是忘记费渡并不是人类。他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而费渡正好是他的type。可这也不能成为他往“机性恋”发展的理由。


“不需要。”


“那你会收拾屋子吗?就像老美卖的那种家用型那样。”


“不会。”


“那你会什么?”


“我会算命。”费渡毫不见外地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给我开门。”






1.4 保密条约




骆闻舟推开家门,家里没有人,那个见鬼的机器人也不在。骆一锅的猫粮盆还是满的,证实了那人刚走不久。他和陶然的搜索无功而返。没有闸口检测到费渡出入,但并不代表可以排除费渡逃到下层空间的可能性。明天上头会借调另一个仿生人加入追踪。但骆闻舟必须在那之前找到费渡,然后……然后呢?


骆闻舟不知道费渡记录了多少关于自己的事情,他仍然不愿意承认那个小仿生人是个针对他的,不怀好意的阴谋。就算真的是个阴谋,也是他自己亲手饲喂的,横竖只要有心人想要揭发他、拉他下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想起费渡对他撒的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费渡从来没有对他敞开心扉,唯有在替他挡枪的瞬间向他透露了一个角的心迹,像是从文件袋里露出一个角的保密条约似的,立刻又狠狠地缩了回去。


他想了想,换了身干衣物,拿了伞又冲出门去。




费渡用微波炉热了杯牛奶,往里面撒了三四包糖。他不能吸收人类的食物,但是进食的过程让他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人类。他还知道自己喜欢糖的味道,很奇怪,什么是喜欢?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


想要拥有,不仅要拥有,还希望拥有很多很多,到张开双臂也收容不下的程度也不够。但是因为太过于渴望拥有,反而会想放弃。反而不希望自己精密的计算中出现一个不稳定的数据。


就像对骆闻舟。






2.4  心拍数




费渡的实用功能非常强大,来到市局之后破获了很多起大案。说来奇怪,虽然人类文明已经高度发达,虽然“真实”成了核心的价值观,犯罪率却并不曾下降。似乎在越发强调真实的时候,人们刻在基因里的虚伪和恶毒却越发呼之欲出。


骆闻舟仍然口头拒绝让费渡住在他家,但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在自家门口看到一个乖乖坐着的仿生人。没有同类,无家可归。这个仿生人情商很高,很会讨人欢心,重点是还很好看。他会一脸自然的夸奖骆闻舟的腹肌性感,夸奖他帅。他的眼睛非常好看,宛如真的眼睛一样,汇聚了万古岁月的进化。那双眼睛像是打开他家门的钥匙,使他每天都会无可奈何的放这家伙进门。


骆闻舟认为自己正在干的事情就和当初捡死肥猫骆一锅回家一样。善心泛滥、色令智昏。费渡一个仿生人知道什么是家?什么是人权?但是当那天晚上他看到费渡站在他家门口;跟着他的音乐跳着傻兮兮的圆圈舞;风度翩翩地冲他行礼,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软成了一团浆糊。


费渡是个好的同居伙伴,虽然他不像家用仿生人一样能够包办家务,但是帮着择择菜洗个碗还是凑合能用的。他不需要吃东西,但是自从他来,骆闻舟竟也放弃了外卖,愿意自己下厨炒两个热菜。好像真的有什么“生活”一样。届时,费渡就会一个菜一个菜的舔一遍。


“难道我还会自己给自己下毒不成?”


费渡偷了一块鸡翅,嘬着手指,眼睛笑成一条线,”师兄,好吃。“


是菜好吃不是师兄好吃。骆闻舟懒得吐槽他从哪学来的新称呼。


费渡却在心里默默计算,这次的心率增幅多少,这次的情绪如何。他知道骆闻舟喜欢自己的脸,他也很喜欢骆闻舟的脸。但他的core好像有点不对,有时候数着骆闻舟的心率,就发现自己的运行速度也和那心率保持同步了。


这是成为朋友的意思吗?任务进度呢?


他看到骆闻舟盛饭的背影,走上去抱住了他。






1.5 24h




和骆闻舟在一起的日子,费渡的学习能力飞一样的成长。他开始不再是通过计算和数据去理解这个世界。而是感受。这种抽象的感知能力使他迅速理解了他自己的原理。


数据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数据背后的意义。


头晕目眩——费渡倒在汽车旅馆的床上,这种感觉就是头晕目眩。如果是人类的话,此时会自然地不住发抖,掌心发冷,出汗,乃至发出痛苦的呜咽。过度紧张会让他们感觉口渴。这些感觉费渡都没有,但他真切的感受到头晕目眩,像是整个燕城倒过来砸在他的头上,令他头痛欲裂。


距离他逃离骆闻舟的公寓已经24小时,他推测出借调来找他的机器人即将抵达燕城。如果对方和自己是同一批次的原型机,对方的计算和预判能力不会弱于自己。


可以逃的范围会被迅速压缩。直到最终被找到。


如果被找到会发生什么呢?会被送去拆解,销毁,属于骆闻舟的记忆——被他锁死,设置为最高权限的记忆——会被送去一遍一遍的检查,找到其中的错处,以便完成一场以骆闻舟为靶子的阴谋。


幽蓝的光逐渐变成紧张的黄色,然后变成危险的红色,又变黄、变蓝。


要自毁吗?不。


爱国者1000,费渡,正在前往摧毁目标人物。






1.2.5 旋转公寓




骆闻舟家的前院月凉如水,抬头可以看见深邃的远空、冰碴般的星星和层层叠叠的城市。


“你觉得这是真正的星空吗?”骆闻舟问。


“我想是的。”费渡答。


“如果下层城市的天空是虚构的,我们何来的自信,自己看到的星空就是真实的呢?”


费渡看着天,满天星河在他眼睛里汇聚,以至于骆闻舟没有看到他的瞳仁闪烁了一下——宛然一颗真正的星星。


那光被黑洞洞的枪口收入眼中,狙击镜映出两个重叠的头。


”跳舞吗?“被接到阳台上的音响放起了骆闻舟常常弹的那支曲子。费渡后退一步,风度翩翩的冲骆闻舟弯腰,骆闻舟的脸于是清晰的暴露在狙击镜中。


“我不……”骆闻舟觉得费渡反常,又说不出哪里反常。那个瞬间他好像痛苦极了,却又不知为何痛苦。他也会感到难过吗?一切都来不及骆闻舟细想,子弹无声地破空而至。




费渡蓦地一扑,拦腰将骆闻舟身形撞到一边,整个人滚倒在他身上。骆闻舟的骂娘在喉头卡住,伸手却摸到满手温热的血。


一击不成就暴露了位置,狙击手没有留恋,向上报告击杀失败的消息,顺便将仿生人的异常动作一并上报。


——爱国者1000,保护了目标人物。




“费渡?!”


黎明,骆闻舟披着夜色和晨露,在自家的花园里看见了费渡。他的智能像是一点点在消退,很虚弱似的。


“快啊师兄,趁我还记得,请和我跳支舞吧。”


骆闻舟抓住他,仿生人的手是冰冷的,像一个感到痛苦的真正的人类一般。


费渡眼中的光在渐渐散去,关于骆闻舟的写入数据一行一行的被delete。




骆闻舟喜欢音乐。


骆闻舟会弹吉他。


骆闻舟养了一只叫骆一锅的猫。


骆闻舟做饭很好吃。


骆闻舟喜欢人家夸他的腹肌。


骆闻舟的腹肌真的很好看。


骆闻舟泡的咖啡是香油味儿的。


X月XX日,骆闻舟说……




他的core正跳动的越来越快。由蓝变黄,然后变红。他支起双臂,一手扶肩,一手扶腰,将骆闻舟抱住。


一二三,一二三


蓝血第二次在骆闻舟胸膛前炸开。像是负载不了人类的痛苦和喜悦似的,极高浓度的情感实质将费渡的core——或许现在可以称之为心脏——引爆了。




-你想叫他什么?”


-“……费渡。”


-“您好,我的名字叫费渡。”


……


ERROR!








·终·








————Tips


1.关于《底特律》某一章节杂志上体现的:中国生产出农业仿生人和本文设定冲突的问题。


本文设定中国在2038年全面禁止仿生人,是基于作者本人对于我国实际情况的理解。个人认为,2038年遍地仿生人农民完全是扯淡,看过《杀破狼》都懂(滑稽)。




2.一些元素的堆砌来源


文中说到的曲子就是那首BGM,发光曲线的《死在旋转公寓》。疯狂循环了好几天,满脑子都是两个人在星空下跳舞的孤独场景。恳请各位听一听这么优秀的曲子。


又因为最近比较沉迷底特律,就想写一个同世界观的故事。


双层城市的设计显然来源于《北京折叠》。


前两天听《默读》广播剧预告的时候听见了《红与黑》里那句:“真实,这残酷的真实。”于是又联想到了“真实”这个关键词,并尝试性的融入了一些反乌托邦元素。埋梗比较多,写的也比较隐晦,请自由解读,自我负责。




总之,祝各位胃口好。










 



评论
热度(740)
  1. 🍎老板来两斤埼玉的林檎榭寄生虫 转载了此文字
    天太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