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上帝,让我用生命去学会真诚吧。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跳跃于黑白琴键之间(3)

*现在是预告!预告!预告!想等整章出看的请绕道?
*预告。。。还算是比较长所以整章会更长?
3
  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卫衣,和花花绿绿的伦敦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听他们的口气好像对这里很熟悉?
  虽然这也不关我的事,但是……
  为什么这两个人看起来这么眼熟啊……
  要是这时候马修在这边就好了吧,马修一定知道这些的…
  “亚蒂!”
  软糯的小声喊叫从后面传来,抱着熊先生的男孩子微微笑着看着我。
  好灵!这比许愿机还灵吧!居然心里想到了就出现了吗?
  对面的男孩见我注意到他之后很快就开了腔:“亚蒂,你怎么……怎么到这里来了……找得我好累……”
  “是我该问这句话吧……”马修不知道这是人一种怀古的方式吗,虽然我不算老,但是回忆总是必要的。
  等等?他说找到我?他为什么要找我啊……难道马修有跟踪狂的癖好吗?不像啊……
  我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绝对花儿看了不禁侧颜鸟儿看了不禁落泪,惊天地泣鬼神的短短几秒后,马修后知后觉地瞪大了他那双本来就大的眼睛:“亚蒂……我我我……是阿尔担心你今天情绪不好会出事才叫我……”
  “是这样啊哈哈哈……”我就说马修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果不其然还是阿尔搞的啊……
  “不要担心我了,没事的,没事的,我就是回来看一看……说不定……以后就再也不会去琴房之类的地方了……”
  真是矫情的说法啊,我就不该这样说出来。
  “已经决定了?”
  “决定啦!阿尔虽然平常不靠谱但是这才说得也对吧……你也知道……不过没事,看开了就好了。”
  “嗯嗯…………”
  马修似乎还说了点什么,不过我眼睛看着他上下翕动的嘴唇耳朵却什么都没听到,脑子里还想着自己言不由衷的回答。
  然而我也没能深思多久,马修已经开始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实话,能让马修尖叫起来是真心不容易,这家伙平常安安静静的别人说话稍微大声一点就开始口吃,天天抱着自己的熊二郎安安稳稳坐在他那个旮旯角不知道写写画画什么东西。我唯一见他失态的时候一个是阿尔弗雷德生病的时候。那时候换了三班的路德维希来代课,路德可比阿尔严格地多了去了,上课的时候一双眼睛探照灯似的扫啊扫,这一扫就扫到了正在摸鱼的马修同学。路德维希严肃地批评了马修并顺带没收了马修的画。马修一句话不发,和路德大眼瞪小眼。良久,他小口一张,哇得发出了一声和刚刚的尖叫一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叫。我真好奇他那看起来比我还弱的小身板里是装着什么能量。我当时初一,还是个富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好学生,于是我舍弃了我宝贵的睡觉时间,大手一扯,帮他从路德手上抢回了画,这也是我们结缘的理由。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