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我盲人的眼睛去绘出这世间

Alohay枝止

© Alohay枝止 | Powered by LOFTER

纯洁

蹈海:





(一个小写手死掉了。)








天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写手:没有。


天使:真没有?这关系到你死后的分配问题。


小写手:这我就有兴趣了……地狱?天堂?你们没有本土化的配置吗,比如地府。


天使:合并了。


天使拢了拢金发,打了个响指,换了套宽袍广袖。


小写手:你挺好看的啊。


天使:不敢当,脸是标配,你需要我捏脸吗?


小写手:不用了,这样就不错,有种反差萌……我们说回分配问题,你们安排好我了吗?


天使搓搓手:你觉得天堂怎么样?


小写手:我这样的也能进天堂?


天使:怎么不能!只要你想,伊甸园二环内,海景房,云海,还时常有小天使开演奏会,吹吹喇叭什么的。


小写手:听着不错,不过我得考虑一下。


天使:这也要考虑?天堂大家都愿意去的。


小写手:不是天堂不好,是你不好。


天使受伤的地说:我怎么啦……


小写手:你晓得我上次看见你这种笑容,是什么时候吗?


天使:什么时候?


小写手:卖保险的上门时。


天使:……


天使很委屈:我笑起来就这样啊!


小写手:算了,幸亏买了,不然爹娘一朝赔本血亏了。


小写手死了一个月,头次叹气起来。








天使:希望你考虑一下我们天堂,待遇真的很好。


小写手:你上司是不是给你任务了?


天使:什——


小写手:你要不是卖保险,就是被交代任务了,我编辑跟我签约时夸待遇好也这个笑容。


天使不安的挪了挪,他是个实诚人,不会撒谎,天使都不懂撒谎这一套,故而很有些紧张。不过大天使长给了指标,他还是要完成。


天使:你会不会生气?


小写手:看情况吧。


天使:那我不说了。


小写手:你要不说,我一定生气,你要是说了,我就考虑要不要生气。


天使权衡一番,说了。


天使:我需要引渡一个纯洁的灵魂进入天堂,这是今年的指标。


小写手愣了一下,大笑出声,在天使跟前笑了整整三分钟,脸都笑红了。笑完了,才重新开口。


小写手:看来你是没有看过我写的本子。








这次天使脸红了,过了一会儿,他害羞道:我看了。


小写手:你说啥?


天使声音细如蚊蚋:我说,我看过了,都看过了。因为了解你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小写手:……


小写手:你挺负责的,我不欺负你了,你说吧。对了,有没有什么感想和REPO啊?


天使:你写的蛮好的。


小写手:没想到啊,天使也能睁着眼说瞎话!


天使:我没啊!我是真的觉得挺好的。


小写手:你在这里看门多久了?


天使:不是看门,是审判……四五百年吧。


小写手:那你肯定看过许许多多死去的魂灵。


天使:是的。


小写手:也有很多有才华的名人。


天使:对。


小写手:但你还是觉得我写的不错。


天使:对啊,怎么了?


小写手沉默半晌。


小写手:我要和你道歉,你不是胡说,你是真瞎。








天使非常忧郁,但天堂是不允许有忧郁的,因此他忧郁了一会儿,又重新开心起来。小写手仿佛一块软硬不吃的石头,这样的人,天使没有遇到过——他运气不错,只需要举着小锤子或者鹅毛笔审判,无需直面死去的魂灵。天使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该升职了,但是不满足指标,就没办法……天使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和大天使长学习一番,重新给小写手做工作。


小写手也无所谓,反正闲来无事,便跟着天使在天堂乱转。


他们一块儿吃了苹果。


听了喇叭音乐会。


参加早祷。


小写手参与度不高,权当看表演,天使也不看,专注看着小写手。


小写手被盯的毛骨悚然:你看什么呢?


天使:纯洁的灵魂。


小写手:……你考虑一下,可能是你们系统出错了,我觉得从我写的啊十八内容来说,怎么也算不上纯洁吧。


天使:我们的系统是不会错的,这和……恩,啊十八没什么关系。


小写手来劲儿了:你晓得我写过什么不?


不等天使回话,便自顾自的掰指头数起来:监禁啊捆绑啊强制啊NTR啊学院普雷啊……


天使面红耳赤,一把捉住小写手的手指头:憋说了!


小写手:嘿呀,乡音都出来了……你看看我这些不堪入目的内容,你好意思打出纯洁二字?


天使:我们的系统是不会错的!


小写手很是疑惑:不会错就不会错嘛……你生气什么?


天使也愣住了,他也不晓得自己生气什么,但小写手无论如何不愿意进天堂,他就不太高兴。


可能是因此指标无法完成太焦虑了吧,天使对自己说,心平气和。


他很快把这不明不白的情绪忘掉了。








闲逛了一个月,小写手主动问起来:什么是纯洁的灵魂?


天使:你这样的。


小写手:没想到啊,才一个月,你就在我的熏陶下学会了还嘴,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入主伊甸园指日可待!


天使:……


天使:你写过很多爱情故事。


小写手:百分之五十都含有啊十八,花样百出。


天使:……你不要干扰我,我说正经的呢。


小写手很惊讶的扬起眉毛:难道我一直都不是正经的回答着你吗?


天使深呼吸:你写过很多爱情故事。


小写手:是啊哥,你继续。


天使:你喜欢爱,也享受被爱。


小写手:呃……可能。仅限于故事吧。


天使:你赞美纯洁的爱,也赞美不纯的,你赞美高尚,也赞美不堪……你爱着这些爱。


小写手:所以?


天使:但这些爱都不属于你,你只是爱着爱本身,崇拜爱,又不碰触它。


天使:你对性高谈阔论,但你不曾体验性,也不想,性对你来说只是一种娱乐用品,你不需要它本身就能假装对它了解,因为你并不真的想要了解。你只是觉得自己应该了解。虽然你写了很多性,但你从没有做好准备,不打算和别人分享自己,也不要任何人。


天使:爱亦然,你写了很多爱情故事,非常多……你可能比真正在爱的人更了解爱,但又很陌生。你对它有着好感,拥有纯洁的灵魂,但这个灵魂是你独有的,你不打算把它给信仰,或者真实,或者另一个灵魂。


天使:你爱着无数人,替无数人爱着无数人,但你从来没有真正爱上过谁,对不对?


风轻轻吹起来,扬起小写手的发尾,他们都保持着安静。


小写手没有说话,天使也没有说。


伊甸园忽然安静下来,空气中只有苹果的清香,好像被谁咬了一口,渗出汁液。








小写手忽然笑了:这就是纯洁的灵魂?


天使:是的,这就是纯洁的灵魂。


小写手摇摇头:不是的,这是无知的灵魂,也是自私的灵魂,是你们错了。


天使:不是的,我们的系统是不会错的。


小写手只是凝视着天使,一言不发。


天使也叹气起来,他轻轻说:你充满了爱,又不爱任何人,这样的爱和纯洁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小写手呵呵一笑:然后把我思想转化一下,献给主?


天使:你不喜欢天堂吗?不喜欢小天使,伊甸园,早祷?


小写手:倒也不是。


天使:那你为什么不答应?


小写手:因为你。


天使:因为我?


小写手:天堂能写文不?


天使:我们不妨碍这种私人娱乐。


小写手:能开展会,写文,胡扯不?


天使:暂时还没有这种组织活动。


小写手冷笑起来。


小写手:骗谁呢?你都守了四五百年的门,那么多灵魂经过你的手,要是都像我,怎么都有点娱乐了……现在呢,只会吃苹果吹喇叭,或者一脸傻笑的看门,就像你。


天使脸都涨红了。


天使:你就这么讨厌我?讨厌到不愿意上天堂?


小写手:也不是讨厌你。


天使:那是为什么?


小写手忽然站了起来,深深望了天使一眼,天使在这一眼里忽然颤抖了下。


小写手: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儿可怜你吧,连自由都没有,还谈爱……说纯洁也没错,毕竟只剩纯洁了。


小写手说完,往出口快步走去,头也不回。








天使扑扇着翅膀追了上来:你要去哪?


小写手:你找别的指标吧,我赶着下地狱呢。


天使:地狱很不好的!很乱很差,很多奇怪的人……房价也很贵,因为人太多。每天都乱七八糟吵吵嚷嚷。


小写手展颜一笑:人间也是这样。








天使和小写手站在天堂门口。


天使:你……你真要走?


小写手:你看我像是蒙你的吗?


天使:你、你走不了的!


小写手:噢?天堂终于要开展强制业务了?


天使:不是……你这样的人,走不了的。


小写手:什么样的人啊,你说清楚了哥,小心我打你啊。


天使:纯洁的人。


小写手:你再说一次纯洁我就拔你羽毛你信不?


天使:……


天使:是真的,纯洁的魂灵是坠不到地狱去的,你毕竟谁也不爱。


小写手:不见得。


天使:我知道你写了很多……那些不算的。


小写手:不见得,所以我才说同情你嘛,傻得冒泡。


天使: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写手叹了口气,这是除了刚来那一次,仅剩的一次。


小写手:知道不,其实我有点儿喜欢你了,傻大个。


天使怔住了。


就在这当儿,小写手笑了下,拍了拍天使的肩膀,往后退了一步,往地狱直直坠去。








你爱着无数人,替无数人爱着无数人,但你从来没有真正爱上过谁,对不对?








天使愣愣的站着。


门口有一道金色的弧线,但纯洁的灵魂是不能离开天堂的,天使守了五百年门,也没出去过。


他只是看着。


风中飘来苹果的清香。喇叭的声音。祷告的声音。


天使只是看着。


而后他轻轻地、慢慢地跨出一步。








END。







评论
热度(3888)